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AG亚游集团 > 讀覽天下 >

兒童閱讀,必須從經典開始嗎?

2016-08-15 09:51 作者:中華讀書報 陳香 瀏覽

    “我是一位四歲孩子的父親,孩子特別喜歡看《奧特曼》。我把專家推薦的經典圖畫書拿到他麵前,但他怎麽也不看。我應該怎麽辦?”一位煩惱家長 的提問,將第二屆二十一世紀中國兒童閱讀推廣人論壇的交鋒推向頂點。
  究竟是應該尊重兒童的主體性、讓他們自主閱讀,還是成人應該擔負起指導兒童閱讀的責任?和這個問題相關聯的,究竟是應該讓孩子讀經典呢,還是讓他們隨意選擇?現在,圖畫書的閱讀推廣在閱讀推廣人群中大熱,圖畫書的閱讀是否是兒童閱讀的全部,甚至,兒童文學的閱讀是否是兒童閱讀的全部呢?
  種種觀點針鋒相對,這場由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和成都金牛區教育局聯合主辦的第二屆二十一世紀中國兒童閱讀推廣人論壇在唇槍舌劍中變得精彩非常。甚至專家陣營中也出現了明顯分歧,以上海師範大學教授梅子涵為代表的“閱讀指導派”,與以台灣台東大學教授、人文學院院長林文寶為代表的“兒童自主閱讀派”相持不下。
  “這是我聽到過的最精彩的一場閱讀推廣論壇,很多困惑已久的問題都在這次論壇中得到解答。”一位小學教師告訴讀書報記者。
  該論壇是二十一世紀出版社發起並主辦的公益性活動。首屆兒童閱讀推廣人論壇在南昌召開,引起了社會的強烈反響。今年是第二屆。本屆論壇上,中國版協副主席、中國版協少兒讀物工作委員會主任海飛,梅子涵教授,林文寶教授,全國少兒讀物工作委員會副主任、二十一世紀出版社社長張秋林,朱自強教授,包括知名閱讀推廣人阿甲、徐冬梅、袁曉峰、姚淑華、陳青等悉數到會,並頒出了年度兒童閱讀推廣人獎項(梅子涵獲得),和由兒童閱讀專家和兒童閱讀推廣人評選的年度優秀童書書目。

孩子閱讀是否需要成人指導
  孩子閱讀需要成人指導嗎?林文寶教授的觀點是,“不需要”。“我們要重現孩子的主體性和自主性,未來的時代是屬於孩子的,從小要讓他養成獨立自主的習慣。所以,當孩子的主體性出現時,父母要放輕鬆,老師要放輕鬆。”
  在林文寶看來,孩子需要有他自己的選擇權。教育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引發孩子學習的動機。從心理學、教育學理論來說,就是要為孩子找到他的起點行為。具體就閱讀而言,“孩子沒有經過讀不好的書,他怎麽知道什麽叫做‘好’?假設他就是不願意讀書,你又何必擔心呢?”
  對林文寶的觀點,梅子涵稱其為“偽兒童觀”,他想提醒的是,“這種‘偽兒童觀’現在流行,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尊重兒童,不是說孩子想做什麽就做什麽,真正愛護兒童,還是需要在某些方麵規定他,引導他。比如,孩子不願意上學怎麽辦?孩子要做一些違法亂紀的事情怎麽辦?”
  具體到閱讀上,梅子涵認為,成人的推薦和孩子的自主閱讀並不矛盾。“成年人不應該完全放棄對孩子的指導,畢竟我們對於閱讀、對於書籍要比孩子更熟悉。我們會比孩子更懂得,這麽多年來,哪些書籍更值得閱讀。一代一代人認定的、流傳的有價值的讀物,是不能否定的。”但他同時指出,成人的指導,並非是無視孩子自身的選擇,因為,孩子們在童年的集體裏,互相影響著去讀一些讀物,即使成年人想去剝奪也不可能。
  “如果成年人對兒童的閱讀完全不加指導,在一種所謂尊重童年的旗號下放任兒童,我認為,這才是不尊重童年的表現。”梅子涵說。
  中國海洋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院長朱自強認為,梅子涵的觀點和林文寶的觀點既有矛盾的一麵,又有統一的一麵,各有各的道理,但都不能偏廢。
  “對兒童的閱讀自由給以尊重,但從經驗的角度來說,成人對兒童閱讀的指導我是讚成的,關鍵是指導孩子閱讀的成人的專業水準。”孩子的閱讀經驗有限,承認這方麵的專家,把兒童閱讀中需要了解的經典資源,通過合適的方式傳達到孩子們的環境中去,為孩子們準備多元的營養,會為孩子的閱讀帶來更多可能性。朱自強要強調的是,成人的閱讀指導不能帶有強迫性。“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個性和閱讀的興趣方向,所以,如果進行強迫性的閱讀指導,可能會讓孩子自身的閱讀興趣被淹沒和扭曲,甚至失去對閱讀的興趣。”
  看來,成人的閱讀指導如果有足夠的經驗和智慧,是不會傷及孩子的自主閱讀狀態的,反而會給他們的自主選擇以更多機會。

當經典遭遇“奧特曼”
  當經典遭遇“奧特曼”文章開頭的那位“煩惱”父親,其實並不止一位。
  “我是一位小學教師,我發現我的學生當中流傳著少女言情的小說,內容很粗糙。”
  “我們學校是一個寄宿製學校,我們也進行了大量的閱讀推廣。但是孩子們的閱讀,也出現了剛才這位老師說的現象。還有,如果有電視,大部分學生一定先看電視,不讀書了。”
  “這也是我反複遇到的問題。”閱讀推廣人、揚州“親近母語”課題組的負責人徐冬梅老師說。她的建議是,“如果孩子從小讀有品位的書,如果我們通過推廣為他營造很好的環境,他培養了一種閱讀趣味之後,會對庸俗圖書和庸俗電視劇有免疫力的”。
  林文寶教授的觀點則不同,“如果一個小孩很喜歡看那些養狗的書,你為什麽不找那些書來給他看,卻一定要讀有關狗的故事給他聽呢?”他強調的是,對孩子來說,不一定第一步就是經典,要找到他的起點行為,引發孩子自我學習的動機。
  “比如漫畫書。以前我們認為漫畫是無價值的,但是現在我們研究生研究漫畫是新流行。”林文寶說。
  “孩子喜歡看奧特曼,奧特曼自有吸引童年的東西。”但梅子涵提出,還是要把其他更豐富的,篇幅更長、結構更複雜、文學味更濃的圖書帶給孩子們。和孩子一道閱讀,指導閱讀,讓他們漸漸擁有這樣的閱讀口味,讓他們學會挑選。
  “閱讀也是需要學習的。”梅子涵說。
  看來,梅子涵教授希望在孩子早期缺乏經驗的閱讀中,給以有意識的指導,而且在指導的過程中,盡量把經典介紹給孩子們,但林文寶教授主張讓孩子隨意閱讀。“我個人覺得,在孩子缺乏個人閱讀經驗的時候,成年人在進行閱讀指導時的確應該有所選擇。”朱自強說。他認為,選擇的標準之一,當然是經典,以及優秀的作品。
  但是,在我們選擇的時候,要區分兩種經典,一種是成人文化的經典,還有就是兒童文化的經典。“我主張在孩子的幼年階段、童年階段,主要把兒童文學和兒童文化的經典傳遞到他們手中。等孩子到了一定的階段,比如小學高年級或者初中階段,需要適時的把成人文化中適合他們閱讀理解的經典傳遞給他們。”
  而且,朱自強強調,經典的判定其實也會因人而異。對孩子來說,也有可能在廣泛的閱讀中發現他們的經典。這確實需要成人要有足夠的智慧、輕鬆的心態,以及包容的胸懷來麵對。
  需要我們注意的是,在評判兒童讀物是否經典時,不能站在成人的立場上。“比如給幼兒的兒歌、圖畫書和故事,包括兒童文學,在我們成人眼裏看起來似乎很淺顯輕鬆,在孩子眼裏,他們會從這些作品裏發現足夠的價值。”
  所以,如果成人說孩子的閱讀不夠經典的時候,可能恰恰是我們沒有眼光去發現孩子的經典。所以,在判斷經典的問題上,我們要有一種廣闊的胸懷——對於兒童讀物的評判者而言,要站在不同年齡階段兒童身心發展和文學審美的特點上說話。
  如果成人給孩子創造了一個豐富多元的閱讀環境,也把不同類型的藝術品都放在孩子身邊,介紹給他,但孩子就是隻喜歡讀《奧特曼》,“那麽,這種孩子就是我們所說的有個性的孩子,我們也沒有必要為他過分擔憂。在孩子成長的事實中,我們確實看到一些孩子在某一方麵有強烈的興趣,在某一方麵充分發展,也會成材。”朱自強說。

圖畫書不是全部,兒童文學也不是全部
  有意思的是,在圖畫書閱讀推廣升溫的當下,此次論壇的主題定為“文字兒童文學作品的閱讀”。
  “圖畫書在中國的出版已經越來越豐富了,圖畫書也進入到很多已經開展兒童閱讀的學校和幼兒園的課堂裏。有很多關注童年閱讀的成年人和老師們,他們簡直就以為圖畫書就是兒童文學。”梅子涵說。
  作為一種新鮮童書品種,圖畫書在閱讀推廣人群中獲得了極高的關注度,而且,由於篇幅相對短小,適合表演,在很多小學和幼兒園當中,圖畫書似乎成了惟一的閱讀品種。
  “無數兒童,他們根本還沒有手捧圖畫書閱讀的幸運。我們這樣提出來的原因,不是因為圖畫書的閱讀已經泛濫,而隻是想把一個更全麵的閱讀概念提供給已經開始關注兒童閱讀的成年人和老師。”梅子涵補充。
  梅子涵認為,圖畫書還是更適合年齡小的孩子。圖畫書文字的內容也比較少,如果一個孩子剛剛識字,讀圖畫書更容易理解,但不是說,隨著孩子的長大,他隻讀圖畫書就夠了。“兒童文學的源頭、古老經典的大部分書,都是文字書。現在,文字兒童文學還是兒童文學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朱自強提出,文字閱讀對人保有心智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他同時指出,圖畫書的圖畫和影視、卡通,連環畫的圖像是有區別的。圖畫書裏的圖畫有寓意和聯想的功能。憑借圖畫書這種媒介,可以令孩子的想像力包括情感體會的能力有所提高。
  筆者看來,圖畫書的推廣已經形成了一定模式,但對於文字兒童文學作品而言,形成它自己的宣講模式、推廣方式,閱讀課程建構是關鍵。
  近幾年來,兒童文學閱讀大熱。但是,兒童文學是否是兒童閱讀的全部呢?
  兒童文學是人類進入現代社會之後,充分理解和發現兒童獨特的成長軌跡和心智特點,專門為他們創造的文學作品,兒童文學更適合孩子閱讀。“但不能單一看待兒童的成長狀態,還有很多兒童會在兒童文學之外找到自己感興趣的閱讀領域。”朱自強說,譬如,在成人文化、成人文學領域。
  與此同時,包括科學閱讀、知識閱讀,有人文含量的閱讀,都應該成為兒童閱讀的題中之義,甚至在動漫卡通這些更帶有通俗性和娛樂性的作品當中,也有有價值的作品在。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