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出版觀察 >

傳統文化圖書出版中的問題與編輯責任芻議

2018-09-17 09:06 作者:xyf 瀏覽

摘要:在市場需求和國家支持的合力推動下,傳統文化圖書的出版漸入佳境,但客觀上仍存在一些問題值得關注。本文從編輯在導向把握、選題策劃、編校加工等方麵不斷提高自身各項能力入手,探討如何提升圖書品質,承擔起傳承文化的責任。
關鍵詞:傳統文化 編輯 導向 選題 編校
中圖分類號::G232
 
如果搜索2017年圖書出版界熱門詞匯,“傳統文化”無疑能夠占據前列。從故宮出版社係列文創圖書成為“網紅”,到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上傳統文化圖書的大規模亮相,都表明讀者與出版者在傳播、學習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方麵形成了共鳴,新一輪傳統文化圖書的出版熱潮正在形成。
 
我國傳統文化圖書的出版在近十幾年逐漸活躍起來,並呈現出品種日益豐富和水平不斷提高的良性發展趨勢。如果說前期的發展主要還處於由群眾文化自覺催生的自發探索階段的話,那麽國家導向層麵的大力推動無疑為本輪傳統文化圖書的繁榮提供了強大的動力。《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的下發,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對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專門論述,都在不斷釋放新的要求和政策紅利,傳統文化圖書的出版開始步入成熟階段。
 
就出版者而言,傳統文化圖書的出版是在履行新時代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維護國家文化安全、增強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政治使命。因此,作為一名編輯,越是在熱潮中,我們越要冷靜,越要客觀地分析現狀、反思得失、探討如何在“量”升的基礎上實現“質”的提高,踏踏實實做好傳統文化的傳播者。
 
一、從編輯角度看傳統文化圖書存在的問題
傳統文化圖書市場的繁榮短期內吸引了大批產品入市,但不可避免地會出現良莠不齊的情況,暴露出一些突出問題,應引起足夠的重視。
 
1. 把關不嚴,個別圖書導向把握存在偏差
國家在大力提倡傳承傳統文化時,最重要的一點是強調必須是“優秀”的傳統文化,這是倡導的前提和落腳點。而傳統文化作為一個複雜的有機體,難免會出現不適應時代發展要求、魚龍混雜的情況,例如民族傳統道德禮儀與封建綱常倫理就常常雜糅一體,迷信也經常會披著科學的外衣尋找新的“宿主”,這都是需要認真加以分辨的。
 
應該看到,現實中個別編輯在策劃傳統文化圖書時,過於相信作者而放鬆了對內容導向的把握,或者盲目地對古文照本宣科,或者由於專業知識的儲備不足而力不從心,客觀上造成了個別圖書在內容導向性上出現偏差,背離了出版的初衷。以前段時間爭議比較大的《弟子規》入書為例,竊以為問題的根源在於對內容的處理上簡單化地逐句釋義了事,而沒有更為主動地加以揚棄,引導受眾站在現代視角有選擇地吸收其中尊老、禮儀、誠信等積極成分,給讀者造成了困惑和錯覺,使得宣傳教育功能打了折扣。
 
2. 盲目跟風,選題策劃同質化嚴重
同質化是任何熱點圖書市場都存在的問題,傳統文化圖書也不能免俗,特別是文化普及類圖書,因入門要求低,投入比較寬鬆,導致這種情況更為嚴重。這一方麵表現為選題重複。在當當網上搜索“三字經”,會顯示近萬件商品,即便是當當自營也有數百種,論語、唐詩等熱門書籍比之更甚,重複率之高可見一斑。另一方麵是策劃趨同。仍以《三字經》為例,絕大多數都采取拚音注音、注釋講解、相關故事的固定格式,圖書的體例、版式設計缺乏獨創性。
 
同質化表麵上看是市場規律的體現,出版單位看到市場機會,投入產品,希望有所斬獲,這本無可厚非。問題在於實際操作過程中,一些編輯往往在沒有資源積累,又缺乏對傳統文化獨立思考和深度策劃的情況下,寄希望於短平快的操作方式,盲目“蹭熱度”,跟風暢銷書、長銷書;更有甚者還有意識地對暢銷品種進行模仿,在書名、封麵裝幀、內文版式等方麵都做得十分相似,造成“千書一麵”的狀況。由此可見,這種同質化現象根源是選題策劃的缺失或者草率,後果則是對於資源的浪費和對市場活力的傷害,即使是對出版社自身來說,也難免產生大批滯銷圖書,徒然惡化庫存而已。
 
3. 編校粗疏,部分圖書質量不高
與同質化相伴而來的,是部分圖書的粗製濫造,編校質量不盡如人意。常見的質量問題包括:①原文不對。對作為基礎的古文原文缺少必要的核對,甚至直接省略了點校程序,謬誤百出。②注音不準。古文發音往往與今不同,通假字也較常見。在給古文注音時,常常會出現想當然而為之的情況。③注釋有誤。個別編輯在加工過程中對古文的注釋往往不去深究,或者僅僅依靠網絡搜索,造成驢唇不對馬嘴,詞不達意。
 
凡此種種,反映出在圖書製作過程中,盲目追求經濟利益和上市時間,沒有按照流程對校樣進行嚴格的審稿、校稿,對存疑之處沒有很好地解決落實,甚至沒有發現錯誤的所在;或者編輯受自身專業知識的限製,在對書稿的把控上顯得力不從心,也無法形成對作者的對等交流和合理質疑,隻能抱著“不會有問題”的僥幸心理草草過目了事。
 
二、編輯在傳統文化圖書發展完善過程中應承擔的責任
通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當前傳統文化圖書發展中存在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內容的導向把握、選題的策劃創新、書稿的加工整理三個方麵,而這也恰恰正是編輯工作的核心。因此,要實現傳統文化圖書板塊的可持續發展,保持其生命活力,不斷為讀者提供豐富而優質的傳統文化養料,編輯必須堅守職業精神,切實發揮應有的作用。
 
1. 重視傳統文化的內涵鑒別
選擇傳播什麽樣的知識、文化,是編輯的立根之本,是首要任務。文化產品必定反映著一定的價值觀。在我國,編輯應是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傳播者,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靈魂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編輯應以此作為策劃傳統文化圖書選題的首要標準,注意分析文化的現實意義和可能產生的影響,認真對書稿中傳統文化的內涵進行把關。
 
以出版單位參與最多、產品最為豐富的傳統文化普及類圖書來說,這類圖書麵向的是傳統文化知識儲備不很豐富的普通讀者,主題覆蓋麵較廣,內容也是包羅萬象,從文學、藝術、哲學、史實到飲食、節氣、醫藥養生等傳統文化的諸多方麵均有涉及。這給編輯工作帶來了一定的複雜性。如此龐雜的內容中難免有糟粕,而且經常以比較隱蔽的形式存在。編輯在選擇時需要時刻謹慎小心,透過紛繁的表象外衣而更加注重其內在實質,加以篩選和優化,實現其積極價值。如青島出版社的《少年讀史記》就有意識地對《史記》中的內容進行篩選,將史實敘述與價值引導很好地結合起來,獲得讀者的認可,連續多次登上暢銷書榜。隨著傳統文化圖書的發展,價值導向越來越得到普遍的重視,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自2015年起已經舉辦了兩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普及圖書推薦活動”,對傳統文化圖書的出版起到了很好的示範作用。
 
2. 深化傳統文化的資源積累
在傳統文化中,無論是哲學、文學還是藝術,都有一套宏大的體係,想要略窺一斑並非朝夕之功。一些專業出版社之所以能在傳統文化圖書市場占據優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幾十年間積累起的大量優質版權資源為產品群的豐富提供了保障。如中華書局出版的《論語譯注》自1958年出版以來,不斷重印再版,僅2016年就銷售超過30萬冊;上海古籍出版社的《中國古典文學叢書》也以30年近140個品種的規模令人歎為觀止。
 
這些都說明,要在傳統文化圖書上有所建樹,編輯必須心懷曆史使命感和文化責任感,摒棄蜻蜓點水式的選題策劃方式和急功近利的心態,耐住寂寞,靜下心來對選定的具體領域進行深度挖掘。特別要做好理論性、基礎性、原創性的版權資源積累工作,這本身也是編輯豐富和充實專業知識的過程。當客觀資料和主觀認識都積澱到一定程度時,選題的創新將是水道渠成的事,策劃切入的角度也會更加精準。
 
3. 拓展傳統文化的開發廣度
傳統文化的涵蓋麵非常廣,如果僅僅把眼界集中於熱門領域,看似受眾麵廣,但選題撞車、同質化的概率很高,要想做出自己的特色難度較大。這時不妨把眼界放得更開闊一點,關注一些相對開發較少的領域,找準曆史與現實的交匯點,以恰當的方式展示其文化價值和魅力,同樣可以引發讀者的閱讀興趣。故宮出版社之所以能在本輪發展中異軍突起,原因就在於他們看準了讀者審美水平不斷提高和涉獵日益廣泛的趨勢,將故宮博物院鎖於深宮的海量館藏加以利用,開發出係列高端收藏品鑒圖書和接地氣的文物日曆、手賬等,迅速得到了市場的認可。
 
這給我們的選題策劃提供了視野廣度上的啟示,傳統文化的門類很多,比如相對比較冷門的傳統生活習俗就有飲食、服飾、建築、風俗等諸多方麵,傳統體育也包括武術、蹴鞠、角力等等,任何一項都是一個富礦,具有豐富的精神和文化內涵,而且貼近日常生活,容易引發讀者的興趣,值得進行深度的整理和開發。
 
4. 發揮傳統文化的引領作用
傳播傳統文化的目的之一是促進當下的社會進步。這些年來政府和群眾越發重視生態文明建設,這既是由於現實問題的警醒,又得益於在傳播傳統文化過程中“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等質樸生態理念再度被廣泛接受。由此可見,傳統文化對時代發展是具有重要意義的,推動現實發展應成為傳統文化選題策劃時一個重要的指標。編輯在策劃傳統文化選題時要關注時代發展的潮流和現實需要,找準二者的契合點,以傳統文化中的智慧啟發、鼓舞人們的行動,力求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最佳結合。以現在為例,我國正在大力促進科技創新,實施“中國製造2025”計劃,提振科學技術自信無疑非常重要。但介紹我國古代科學技術文明成果和傳統工業技術的圖書相對較少,適時推出這方麵的書籍不僅能夠獲得更多的關注,也能夠起到振奮精神、催人奮進的功效,對國家戰略的推進會發揮積極的作用。
 
5. 促進傳統文化的更新發展
傳統文化絕非厚厚的故紙堆,“傳統”隻是一個相對的時間概念,現代的東西延續下去也會成為傳統。除了“聞雞起舞”“精忠報國”這些古代的典故外,近現代中國人民在反抗外來侵略、建設祖國的過程中創造出的五四精神、長征精神、改革精神都具有重要的曆史價值和現實意義,成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一部分。編輯工作是創造性的活動,體現出編輯對現實文化成果的選擇。因此,編輯不能“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拘泥於固有的文化素材,而應該以比常人更加敏銳的洞察力及時吸收新鮮內容進行整理和收納。對於這些革命年代和新時期湧現出來的優秀文化,編輯有責任加以提煉、弘揚,不斷豐富中華優秀文化體係,使之更具活力和時代意義,同時也為選題策劃提供更為廣闊的空間。
 
近年來,不少出版社都陸續推出了《紅岩》《青春之歌》《創業史》等“紅色經典”。這些圖書反映了現代、當代中國傳統文化和社會理想的巨大變化,展現了我們現今民族性格的塑造過程。在此基礎上,如何更好地將新時期形成的思想、文化、精神傳遞給讀者,將是一個重要的出版課題。
 
6. 探索傳統文化的傳播創新
好的文化要用好的方式去傳播,才能最大限度地發揮它的教育作用。習近平同誌曾經提出,“要使中華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與當代文化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以人們喜聞樂見、具有廣泛參與性的方式推廣開來”。除去學術性的文化專著和係統的傳統文化教材,固有的教條式、灌輸式的文化傳播方式因效率不高,已不是我們的首選。編輯在進行傳統文化選題策劃時,就應該考慮如何在書中以讀者樂於接受的方式“潤物細無聲”地傳播優秀文化的精神價值。拋卻其嚴謹性不談,長期在傳統文化圖書中占有相當份額的“讀史”類圖書最大的特點就是語言通俗,比較幽默近人,容易引發讀者的閱讀興趣。這給我們的啟發就在於隻有盡可能地將正確的內容與恰當的形式相結合,找到最佳的平衡點,才能起到更好的傳播效果。
 
同時,我們也要善於挖掘選題潛力,以互聯網絡的視野進行布局,采取適合不同年齡階段、不同文化層次讀者的推廣路徑,不拘泥於一定形式,善於利用新興媒體在檢索、表現形式和交互方式上的優勢,實現資源的一次開發多次利用,最大限度地展現傳統文化的魅力。
 
7. 加強傳統文化知識的學習
由於年代的久遠,現代人對於古代文化知識的認知存在一定的困難,特別是對古代社會風俗、古文獻的理解多有障礙。現在相當一部分傳統文化圖書中存在諸多謬誤,不但不能明白地表達原義,反而造成了很多誤解。這當然和作者的水平有一定關係,但編輯也難辭其咎。作為傳統文化的傳播者,編輯首先應該練好基本功,有針對性地進行諸如通假字使用、簡繁字轉換等古文字和注疏、點校方麵的學習,掌握文獻檢索的方法,了解古代典章製度、天文曆法沿革等相關知識,培養紮實的文字功底和深厚的曆史文化素養,能夠較為準確地對古文進行注音、斷句、注釋。隻有這樣,才能打磨出質量上乘的傳統文化書籍,讓讀者領會到傳統文化的真諦。
 
中華文化曆經數千年風雨,從未中斷。而今,火炬已交到我們手裏。讓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在激蕩的世界中薪火相傳,這是出版工作的應有之義,也是編輯的應盡之責。
(注:本文原載於《出版發行研究》雜誌2018年7月刊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